您的位置:首页 >基金 > 正文

智度股份的答卷或会加重投资者忧虑

随着年报季的到来,各家上市公司纷纷“交卷”,智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000676.SZ,以下简称“智度股份”)的答卷或会加重投资者忧虑。

公司预计2020年亏损25亿元至30亿元,扣非净利润亏损22亿元至27亿元。如此亏损的局面不容乐观,毕竟公司在2017-2019年度的盈利规模分别约在5亿元、6亿元、7亿元,合计约在18亿-19亿元,而去年一年的亏损,就让此前数年的盈利付诸东流。

主业减值 受到“关注”

数据显示,智度股份预计今年第一季度盈利约3000万,但盈利并非来自于公司主业,而是股权投资。

公司今年1月30日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中,“不确定因素专项说明”部分写到,由于公司持有国光电器股票约5385万股,一季度的业绩除经营性影响外,还会受国光电器股价变动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。

实际上,公司的主业并非电器,而是其数字营销业务和互联网媒体业务。

企查查数据显示,公司早在1996年就已上市,20余年来多次变更名称,例如河南思达、ST思达、思达高科等,目前所属行业分类为文化传媒,其真正的主营内容,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整合数据,精准营销,以较低成本获客,并依托其他成熟网络平台实现商业变现。简言之,依托网络的广告运营是公司业务重心所在。

公司广告业务有两个重要运营主体,分别是子公司猎鹰网络和SPE,然而去年二者的业绩并不理想。猎鹰网络实现收入约3.79亿元,同比减少近45%,毛利率更是下降超138%,SPE公司依托雅虎、谷歌等境外网站,故其去年营收以美元计价约1.5亿,同比减少约37%,毛利率同比下降超25%。

与SPE营收相伴的是无形资产报废。公司公告称,SPE此前以插件业务为主,较为依赖谷歌等大平台,而今后SPE将走向自主研发浏览器的道路,SPE已形成的专利权、域名、商标等无形资产很大程度上需要报废,故而计提约2448万美元。

但更严重的还是商誉计提减值,公告称,猎鹰网络和SPE的营收未达预期,对猎鹰网络计提超4亿元,对SPE计提超人民币12亿元,2020年公司对资产的减值、报废合计超过24亿元。

在净利润巨亏的同时,公司的营收却在走高。2016年的营收仅约23.6亿元,此后逐年增加,至2019年已经超108亿元。2020年净利润巨亏情况下,其营收仍然超过105亿元。营收和净利润的矛盾或许和公司长期进行“赊销”有关,在今年2月5日深交所关注函质询下,公司的坏账损失问题亦暴露出来。

公司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写道,当期应收账款计提约4.8亿元;其他应收款计提约1.4亿元;发放贷款计提约1387万元。从子公司来看,猎鹰网络损失5.6亿元,智度亦复损失约2364万元。公司将此种情况多归因于新冠疫情影响,以及宏观经济放缓,行业环境变动等外部原因,但梳理其去年各季度数据可见,公司的预付款项和短期借款同比不断增加,相应的财务费用也不断攀升,截至去年三季度,公司的营业成本超84亿元。

业内专家马靖昊曾谈道,商誉减值有一定的主观性,虽然官方有商誉减值测试指导,但具体的监察、审计缓解依然难度较大。

行业整改 成长受限

公司主业不振,再加上大额计提减值,智度股份种种举动,难免让投资者质疑其依托互联网的广告业务有何成长空间?

目前,许多互联网公司依靠大数据获取用户信息,绘制用户画像,最终将广告推送给用户,此种模式已被广泛采用。例如智度股份旗下SPE的产品涉及邮件、浏览器、管理软件等多个方面,很大程度上,是将这些产品当做用户搜索服务入口,用户从这些入口进入,就能看到推送广告,广告公司则从广告主处收取费用。

从行业来看,此种模式的广告服务,在前些年尚属野蛮生长的状态,但随着其日渐扩张,已经严重影响用户正常浏览,各种引流小程序和插件“寄生”于头部网络平台,对头部网络的品牌带来不小伤害。

对此,该公司回复深交所时称,自2020年8月以来,谷歌也调整了发行政策,此种调整导致“SPE用户流失,单位获客成本增加,营收和毛利率均有下降。”

公开资料显示,此番谷歌整改重点之一就是打击欺骗性、干扰性广告,屏蔽干扰性弹窗,对假冒图标,非法引流,诱导用户下载等行为。

其实早在2019年,谷歌已经重拳出击,屏蔽删除约27亿个不良广告,安卓、苹果等平台亦有类似举措。不难想见,智度股份如果坚持这种经营模式,对于旗下广告质量把控需更严格,成本亦会增加。而公司的营业成本在2020年已然节节攀升,前三季度约84亿元,同比上涨近20%,管理费用在第一季度略超6500万元,但到了第三季度,该费用已达2.38亿元。

毛利低迷 跑输同业

业务上的困境也反映在二级市场上,去年1月份,智度股份的股价尚能突破10元/股,此后一路震荡走低,截至今年3月26日,股价报收5.87元/股,跌幅约47%。

另外,和同业相比,智度股份要提升的是自身的盈利能力。据同花顺数据,可比范围内行业平均净利润超4亿元,销售毛利率近54%,而智度股份仅为5.13%,排在宣亚国际和华谊嘉信之后,二者毛利率分别约为25%和33%。2019年,智度股份整体毛利率尚能逼近12%,而去年各季度一直在5%左右徘徊。虽然华谊嘉信和宣亚国际在去年均有亏损,但规模远不及智度股份。赛道龙头分众传媒和利欧股份显得更加坚韧,盈利规模约在40亿至50亿元。

在智度股份公告中,公司将分众传媒纳入可比范围。但和龙头相比,智度股份过于依赖其他平台,在网络领域“散兵游勇”,而分众传媒将广告渗透到各个消费场景,是“堂堂之师”,四面合围。除了较为投资者熟知的电梯广告,电影银幕,超市商场等也是其主攻领域,且自营媒体数量较大,约在167万个,其中既有电梯电视媒体,也有电梯海报媒体。固定资产占总资产近7%,而智度股份固定资产占比约为0.09%。不难看出,智度股份在宣传渠道铺设上仍有待提升,硬件配置的缺口仍然较大。

西南证券刘言认为,当前网络广告竞争已进入白热化,用户对网络使用时长已达4小时瓶颈,这就要求流量、平台、渠道三位一体才能在广告领域实现突破,构筑护城河。

智度股份称,疫情爆发以来,客户“各方资金回笼都有压力”,“主要以电话为主”,对于部分违约客户还需“采用发送律师函、提起诉讼、财产保全等强硬催收。”

不言而喻,网络广告市场竞争残酷无情,实力雄厚的玩家已经谋划“赢者通吃”,而规模有限的企业则面临夹缝求生,并且腾挪的空间越来越窄。若欲使投资者重燃希望,智度股份尚有很长的路要走。《投资者网》就本文提及的诸多问题致函公司,听取公司方面的解释,但智度股份称“目前为年报披露窗口期,我司暂时不便接受采访。”(作者:王柱力)

热门资讯

最新图文